<table id="niyui"><p id="niyui"></p></table><var id="niyui"></var>
      安徽皖能股份

      煤價大漲 火電企業何去何從

      發布日期:2016-09-29 瀏覽次數:4094

        

      時間:[2016-09-26 ] 信息來源:中國電力報

       

          9月21日,最新一期(9月14日~9月20日)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BSPI)報收于554元/噸,比前一報告期上漲了17元/噸,這是連續13個周期上漲,較年初的371元/噸上漲了183元,累計漲幅達到49.3%,再創年內新高。盡管國家有關部門對煤價的連續上漲保持著高度警覺,并出臺了穩定煤炭供應、抑制煤價過快上漲的相關預案,而且啟動了該預案的二級響應機制,但由于多種原因,煤價上漲的趨勢并沒有得到根本性遏制。
        煤價上漲,火電企業火上烤
        由于多種原因交織,導致本輪煤價上漲的幅度和時長均超出市場預期,同時使煤炭下游的火電企業如坐針氈。據統計,目前在我國火電企業總成本中,煤炭占了一半以上。2015年我國約有18.4億噸的煤炭用于發電,煤炭價格每噸漲10元,對發電企業而言,就會增加約180億元的成本,而自今年初以來,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已經上漲達183元,照此計算,理論上電力全行業的成本較年初時將增加約3294多億元。另外,從上網電價來看,繼2015年4月國家下調電價之后,自今年1月1日起,燃煤上網電價再下調3分/千瓦時,這是自2013年以來最大的一次下調。隨著煤炭企業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繼續去產能1億噸,煤價上漲將更加不可避免,火電企業成本繼續增加這一趨勢仍將持續。
        9月13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布了8月份全國綜合電煤價格指數為369.74元/噸,環比上漲8.52%,同比上漲8.49%,連續3個月上揚,創近15個月來的新高;而煤炭產量卻下降了11%,此消彼長。電煤價格不斷上漲,導致下游火電企業的盈利空間大幅縮減,一些中央煤電企業資產負債率甚至高于80%,還有部分火電企業已經瀕臨倒閉。
        然而,令火電企業難堪的不僅僅是煤價的上漲,電廠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的下降和新能源的異軍突起也同時令火電企業雪上加霜。9月18日,國家能源局發布1~8月全國發電設備累計平均利用小時數為2507小時,同比減少173小時。其中,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2727小時,減少228小時。據中電聯2015年電力工業統計快報顯示,2015年全國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3969小時,同比降低349小時,是197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與之相反的是,2015年底,全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達4.8億千瓦,發電量占全部發電量的比重超過20%。雙重夾擊,火電企業被架在火上烤,苦不堪言,不堪重負。
        長期以來,由于計劃電和市場煤之間的矛盾,作為能源行業上下游的煤電兩家處于利益鏈兩端,在市場經濟和宏觀調控兩種體制和機制下的作用下互有換位。在煤炭企業經歷了長達4年的深度低迷之后,迎來了連續13個上漲周期。無疑,煤價的每一次上漲,對于以動力煤為主要發電原料的火電企業來說都是切膚之痛。對于此次嗷嗷待哺的發電企業,國家主管部門會不會再次出手干預?至少目前我們看到的結果是,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大力淘汰過剩落后產能包括火電企業僵尸企業的大前提下,國家主管部門再也不可能單獨給某一個行業的訴求開綠燈了。面對此情此景,火電企業究竟該怎么辦?
        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
        當前,中央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全國上下都在關注鋼鐵、煤炭行業這兩大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去產能的過程。殊不知,火電企業面臨同樣難題,而且情況一點也不比上述兩大行業樂觀,只是火電行業的去產能還沒到那個程度。但毋庸置疑,火電企業正面臨歷史性拐點般的非常特殊的時期。我們認為,非常時期,當有非常舉措。
        第一,必須加快淘汰過剩落后產能,徹底消滅僵尸企業。據統計,在目前全國約15億千瓦的總裝機容量中,火力發電占到9.9億千瓦,占66%之多,且仍有超過1億千瓦的核準在建規模。有專家估計,即使按照6.5%的GDP增長率對能源的增長需求來看,到2020年我國火電仍將有4億千瓦的過剩產能,其中的落后產能和“僵尸企業”不在少數。因此,處置僵尸企業需要一種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和魄力,其意志必須堅定不移,其手段必須堅強有力,其結果必須扎實有效。
        第二,發電企業要逐步提升低碳清潔能源裝機比重。按照《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等規定,國家要求全國新建燃煤發電機組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00克/千瓦時。到2020年,現役燃煤發電機組改造后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10克/千瓦時,其中現役6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除空冷機組外)改造后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00克/千瓦時,不斷加大清潔能源裝機占比。目前有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國家電投集團清潔能源裝機占比達41.69%。國電集團清潔能源裝機比重達到29.8%。華能集團清潔能源裝機比重達到28.9%。但一些地方所屬的中小型火電企業即使在改造后也恐難以達到此標準,對此必須堅決淘汰。
        第三,發電企業要調整經濟結構,積極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降低火電在企業營收中的比重。如今,在歐洲的一些國家新能源已經完全替代了傳統能源;而截至2015年底,我國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和發電量占比分別比2010年提高8.1%和8.3%,非化石能源呈現快速增長特征。2016年預計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比重將會提高到35.7%,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將調高到13.2%,這是一個非??上驳淖兓厔?。但是,由于地區經濟發展差異和能源體制原因,在一些地區“棄水”“棄風”“棄光”問題仍然十分嚴重,亟待有關部門加以協調解決。
        第四,加快煤電聯營和煤電一體化步伐,降低煤或電兩端任意一端受市場沖擊的風險,保障國家能源安全。過去由于體制原因,煤企管挖煤,電企管發電,條塊分割,如今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必然會有爭端。煤電一體化最終的目標是在一個企業主體內不區分煤企或電企,就像一個人的左手右手,不管左手進右手出還是左手出右手進其實都一樣,左右手再也不會打架。值得關注的是,國家發展改革委于5月17日正式發布《關于發展煤電聯營的指導意見》,針對當前現狀,要求提高煤電聯營資源利用效率,增強煤電聯營專業化管理水平,提升煤電聯營項目競爭力。筆者認為,在當前形勢下,走一條煤電聯營之路,無疑是解決煤電矛盾的最佳途徑,但煤電聯營既要有政府的引導和支持,又要切忌拉郎配,而要由煤電兩家根據市場經濟機制下通過平等協商、在公正公平的原則下得以實現。
        第五,強化企業內部改革,降低企業運營成本。毋庸諱言,當前資源和環境約束加劇,節能減排政策日趨嚴厲,環保改造壓力增加,火電企業環保邊際成本持續增大。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2016年4月下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煤電行業淘汰落后產能的通知》、《關于促進我國煤電有序發展的通知》、《關于建立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機制暨發布2019年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的通知》三份文件,要求加強對煤電機組超低排放改造和節能升級改造。在按照國家要求進行升級改造的同時,火電企業要從采購、經濟適用、合理儲存等方面加強燃料管理和控制燃料成本;更重要的是,企業自身必須通過加強內部管理、深挖內潛、降低能耗等方面切實降低運營成本。
        總之,面對煤價咄咄逼人的上漲趨勢,火力發電企業不能再像以往那樣等靠要了,必須積極主動謀求企業轉型升級,深化結構調整,苦練內功,深挖內潛,以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和魄力淘汰落后產能和僵尸企業,實現輕裝上陣,才能一騎絕塵。我們相信,火電企業在不遠的將來必能有一個華麗轉身。

       

      返回頂部
      国产精品 99页|午夜在线观看亚洲国产欧洲|av天堂亚洲国产av|国产三级aⅴ在线播放

          <table id="niyui"><p id="niyui"></p></table><var id="niyui"></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