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niyui"><p id="niyui"></p></table><var id="niyui"></var>
      安徽皖能股份

      電煤中長期合同受價格運力多重制約

      發布日期:2017-06-12 瀏覽次數:4302

        

      時間:[2017-06-09 ] 信息來源:中國電力報
          煤電雙方對于簽訂中長期合同均有共識,普遍認為建立煤電雙方長期穩定的供需關系,有利于保障電煤供給,實現煤電互惠雙贏,促進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然而,在實際簽訂的過程中,緣于價格上的不一致看法使雙方都對 “中長協”落實心存疑慮,導致合同簽訂履約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難。另外,運力瓶頸也是影響電煤中長期合同履約的重要障礙。
        未簽“中長協”電企承受更高煤價
        四川與重慶雖然都屬曾經分分合合的川渝地區,但電煤中長期合同簽訂情況卻大相徑庭。
        四川省煤炭企業2017年預計供應電煤800萬噸,截至5月,省內煤炭企業累計簽約電煤中長期合同425萬噸,占電煤供應量的53.1%。重慶市內煤炭企業主要為重慶能源集團,2017年預計供應電煤570萬噸,截至5月,累計簽約電煤中長期合同430萬噸,占電煤供應量的75.44%。
        2017年,四川省主網火電預計電煤需求1250萬噸,截至5月,主網火電企業累計簽約483萬噸,占電煤需求量的38.64%。2017年,重慶市預計電煤需求為1475萬噸,截至5月,主網火電企業累計簽約1342萬噸,占電煤需求量的91%。
        國家發展改革委 《關于加快簽訂和嚴格履行煤炭中長期合同的通知》要求,簽訂的年度中長期合同數量占供應量或采購量的比例達75%以上,合同履約率不低于90%??梢钥闯?,重慶市電煤中長期合同簽訂數量已達到,甚至超過國家發展改革委要求,而四川省無論是煤炭企業還是電力企業都遠遠未能達標。
        川煤集團是四川省最大的煤礦集團,擁有生產礦井24對,基建技改礦井4對,設計能力2069萬噸/年,2017年計劃生產原煤1293萬噸。截至4月14日,川煤集團簽訂電煤中長期合同285萬噸,其中省內261萬噸,約占省內主網火電企業煤耗總量的26%。對于電煤中長期合同簽訂率低的原因,川煤集團解釋說:“煤電雙方對于合同基準價格、調價周期有分歧,中長協合同談判一直僵持不下。”
        在4月份與川煤集團簽訂 “中長協”后,華電四川公司共簽訂電煤中長期合同11份,合同煤量192萬噸。2017年華電四川公司預計發電量70.9萬千瓦時,需求煤量353.3萬千瓦時,中長期合同電煤量約占2017年總需求量的54%。華電四川共有4家電廠,其中廣安公司簽訂了約占需求量45%的“中長協”,珙縣公司簽訂了約占需求量86%的“中長協”,而另外兩家電廠高壩電廠和攀枝花三維公司沒有簽訂。華電四川公司副總經理劉建云表示,未簽訂“中長協”的電廠,承受了更高的煤價。高  壩電廠所處內江區域,無國有煤礦,由于地方小礦連續生產存在不確定性,煤企無法簽“中長協”。目前購買的煤炭價格比“中長協”價還高2.3分/大卡。攀枝花三維公司是煤矸石資源綜合利用電廠,地方小礦復產非常不好,老矸石消耗完,新矸石量不足,目前購買的4000大卡的煤車板價高達12.3~14.3分/大卡,比“中長協”價分別高1.6~3.6分/大卡。
        運力瓶頸影響省外合同履約
        相較較低的電煤中長期合同簽約率,四川的合同履約率基本滿足了國家發展改革委的文件要求。據統計,四川省一季度煤炭企業中長期合同累計履約履約率85.9%,其中國有大礦季度合同履約率85.4%,地方煤礦合同履約率95%。四川省一季度主網火電企業累計履約履約率75.5%。
        與四川形成反轉的是,重慶市雖然有較高的合同簽訂率,履約率卻不盡如人意。重慶市一季度煤炭生產經營企業中長期合同履約率97.13%,但是發電企業電煤合同履約率僅為69%,其中市屬發電企業合同履約率98%;拉低整體合同履約率的是中央發電企業,合同履約率僅為63.4%。
        之所以出現重慶與四川合同履約率的大反轉,主要是因為四川電煤中長期合同基本都是與省內煤炭企業簽訂,而重慶煤炭資源嚴重缺乏,需大量從外省調入,電煤合同的履行高度是由運力導致的。
        2017年,重慶市內煤礦預計全年生產原煤1000萬噸左右,全年煤炭需求預計卻高達4500萬噸,其中電煤1650萬噸。
        “今年需要凈調入煤炭3500萬噸左右,其中需要鐵路調入2400萬噸左右。”重慶市經信委經濟運行局局長楊正華介紹說。
        華能重慶分公司分別與陽泉、陜煤化、華亭煤業等省外煤炭企業簽訂了2017年電煤中長期合同,一季度,陜煤化彬長煤礦實際來煤8.26萬噸,合同兌現率66.1%;陜煤化銅川煤礦實際來煤2.72萬噸,合同兌現率54.37%;陜煤化澄合煤礦來煤3.55萬噸,合同兌現率僅28.38%。華亭煤業實際來煤5.19萬噸,合同兌現率51.93%。國家電投重慶公司一季度陜煤化澄合煤礦實際來煤為0噸;中煤集團來煤4.52萬噸,兌現率也只有60.27%。
        “合同兌現率未完成的主要原因是運力問題。與陜煤化彬長煤礦雖然簽訂了供運需三方合同,但鐵路運力時段性受限而無法按約履行。與中煤集團的購煤合同受三峽船閘檢修等影響而導致運輸受限。”國家電投重慶公司副總經理陳海波說。
        據重慶市經信委運行局局長楊正華,通往重慶市的襄渝鐵路受達州口通過能力限制,陜西煤炭最多每年入渝500~800萬噸,這是當前合同履約最大的限制,重要時段尤為突出。今年重慶市主力電廠有40%以上的電煤需要從北方通過鐵路運輸,運輸壓力非常大。同時,海進江電煤依托的長江水道,最近一段時間正逢三峽大壩年度檢修,通過能力嚴重受限,待閘通過時間達半月以上。
        中長期合同價格和時限存爭議
        記者調查中發現,雖然川渝兩省目前電煤中長期合同的簽訂履約情況尚待提高,但是無論是煤炭企業還是電力企業,都有較強的簽訂意愿并希望電煤中長期合同能落到實處。但是,目前煤電雙方對中長期合同簽訂的具體細節方面還存在異議。
        “長協”價格高是目前四川發電企業普遍反映的問題。據了解,四川、重慶兩地簽訂的中長期合同價格都是采用“合同基價+指數調整”的方式確定。合同基價是以中國電煤價格指數、陜西動力煤價格指數和環渤海5500大卡動力煤綜合價格指數作為基礎確定。2016年最后一期指數作為2017年合同調價的基期指數(含稅車板價0.107元/千卡噸)。合同執行價按月度調整,調整幅度參照三大煤炭價格指數月度綜合變化幅度,三大指數權重分別占40%、30%、30%。
        四川火電企業普遍認為,四川的煤炭由于熱值低、含硫高,煤質相對較差,價格應該低于北方大礦的煤價,但事實上,四川的煤炭出廠價格比陜煤、中煤的出廠價格還高。加上長途的運費后,北方大煤礦到達四川發電企業的煤價才比本省的煤炭價格略高一點。在目前的電煤價格下,四川火電企業全線虧損,僅華電四川公司一季度就虧損高達3億元。
        華電四川公司副總經理劉建云列舉了一組數據:四川發電企業簽訂“長協”的車板價基價為0.107分/大卡 (熱值4000大卡,硫分≤4%),折合5500大卡車板價為588.5元/噸。
        “由于中長期合同簽訂時間大多在2016年12月,冬天煤炭市場需求旺盛,煤價處于高位,市場處于嚴重的賣方市場,供應商對中長期合同簽訂積極性不高,即使同意簽訂,合同價格也不讓步,致使簽訂中長期合同價格遠遠高于目前市場價。”神華四川江油發電廠總工程師賀振東表示。
        川煤集團則表示,0.107分/大卡的車板價基價正處于川煤的盈虧平衡點。
        “四川豐枯矛盾突出,火電利用小時低;省外煤入川受鐵路運輸影響較大,煤炭價格波動較大,煤電雙方對‘長協’的執行力度心存疑慮。同時下屬煤礦也擔心目前川煤集團認真履行‘長協’合同,而價格差異由川煤集團承擔,合同期限也只有1年,當市場下行后電廠是否也能體諒煤礦的難處,2018年長協能否繼續得到執行也是個問題。”川煤集團副總經理張萬松說。
        煤炭企業表示,他們愿意簽中長期合同,而且不能只簽一年,而是要簽訂3~5年。“煤炭企業經歷了前幾年的低價和嚴重虧損之后,在去年下半年才終于迎來了好日子。
        現在中長期合同只簽一年,并且月月調控,不是真正的中長期合同。希望能夠簽訂3~5年的中長期合同,過過穩定的日子。”川煤集團總經理、副董事長劉萬波說。
        顯然,煤電雙方需要結合電力、煤炭市場化改革,積極尋求共識。

       

       

      返回頂部
      国产精品 99页|午夜在线观看亚洲国产欧洲|av天堂亚洲国产av|国产三级aⅴ在线播放

          <table id="niyui"><p id="niyui"></p></table><var id="niyui"></var>